西行柿子

感谢各位小可爱给我翻牌子啦
目前混坑:第五人格+凹凸世界+刀剑乱舞+碧蓝航线+东方幻想乡+FGO等
杂食党·jpg

【骨鲶】Cecile

(一)
*现代pa
*鲶尾艺术生·jpg骨喰学霸·jpg
*幼驯染设定·jpg(不是亲兄弟((什么
*文笔很垃圾
*在这个世界,发色各种各样都有的x
*小学生文笔,ooc预警
*带一点点物鲶(物鲶tag打的很虚,非常虚,所以就不打tag了)
  
     If you think I exist, I exist. If you forget me, I won't exist. In this world, I love you forever.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"知了——知了——"蝉在树荫的遮蔽下不眠地唱着,在塑料棚的掩盖下,一个白发的小孩子在粗糙的石质过道上写着摊开的练习册。与他一个过道相隔的屋子里面,全是练习画画的孩子,临窗一个小孩子,时不时看向外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过来了。”奶声奶气的声音,写作业的那个孩子这么说道,边说边把练习册翻了一页继续写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啊咧?哦……哦!”临窗的孩子迷迷糊糊地在画上添了几笔。“……我说啊骨喰,找个时间一起出去玩嘛?好不好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母亲给你报了连着两期的素描补课班,一天两节,没有时间。”被称作骨喰的孩子说着。“欸……那岂不是没时间玩了……”孩子伤心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说,你老师在你身旁,鲶尾。”话音刚落,老师便拿戒尺在叫作鲶尾的孩子头上狠狠敲了一下,“痛痛痛痛痛痛!老师您下手真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声”的话语即使隔着一面墙和一个过道的骨喰也能听出点哭腔来。打的很疼啊,骨喰想着,等下课了给他买点吃的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鲶尾这个调(re ai)皮(gao shi)的孩子在课上是坐不住的,也不知道被老师敲了多少次头,可鲶尾又有极高的艺术天赋,老师也是舍不得,只好一遍一遍地催着,希望他更努力一点。老师之间总是说:这孩子要是认真一点,以后肯定有很高的成就。

        骨喰也这么觉得, 他也希望鲶尾可以成为一名出名的画家。虽然这是鲶尾父母告诉他的,不过他把这句话默记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鲶尾被敲脑袋,他才不心疼……个毛线。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,鲶尾迫不及待地冲出来,一把抱住了骨喰,“呜呜呜骨喰,老师打我好疼啊……”鲶尾哭诉道。骨喰一把推开鲶尾,直视着他脸缓缓地说道:“是你自己不好好学习画画。”“呜呜呜骨喰你怎么也学那群大人讲话唔……我才不想当画——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骨喰把早就准备好的冰棍一把塞他嘴里,虽然有点化了,糖水在骨喰手上淌着。骨喰甩了甩手,“我去洗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唔唔,好的好的去吧去吧。”鲶尾边舔着冰棍边向他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 素描课间休息时间不长,等骨喰洗完手回来时,鲶尾又坐到屋子里画静物了。嘴里的冰棍还没吃完,边叼着画画。看到骨喰回来了便悄悄向他挥手。骨喰也向他挥着手,一看骨喰挥手,鲶尾挥手的幅度更大了,还没等他放下手,头上又被狠狠地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骨喰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于是他继续低头写作业,偶尔抬头看一眼鲶尾是不是在认真画画。

[那年夏天,他10岁,他11岁]
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机场里,鲶尾拖着行李箱,手机突然响起来了,他艰难地在手提包里翻出手机摁下接听键,“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情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他便愣住了,“我是骨喰,你再搭一班机是不是就到c市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回答问题,只是因为,对面那个声音,他已经六年没有听到了。“是的……”他声音越说越是小了起来,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父母告诉我的。”简洁的回答,清冷的声音。鲶尾有一瞬觉得手机另一头不是骨喰,是另外一个人了。不过听到这个回答他并不惊讶,小时候他们的父母已经是互相认干爹干妈了,叫一声妈都不知道叫的是干妈还是亲妈。
 
        “几点到。”鲶尾沉默了一下,“晚上凌晨去了。”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,“现在才晚上八点,你不用接我了,我自己也可以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了我答应叔叔阿姨来接你了。”似乎对面那个声音的主人停顿是为了解释一般,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鲶尾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他边说着边去检票口,“我要登机了,先挂了,抱歉。”“嗯。”

————♬过去♪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骨喰骨喰!你看我给你画的素描像嘿嘿嘿!”鲶尾兴奋地拿着一张素描纸凑到骨喰身旁,骨喰面前正堆着高高的高二学习资料,他把头从书堆里抬起来,看了一眼,“画的可以……”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我在你面前笑过吗?”突然的问题把鲶尾惊到了,原因无他,只是鲶尾画的,他的画像,他是笑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欸……似乎……没有啊。”鲶尾自己都底气不足了。“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啊。”他很快就不再纠结这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之前不是两家一起出去旅游过吗?”“不是啦,我是指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出去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吗?不过我最近还是有补课。”不出意料,听到了鲶尾失望的声音,“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勉强你陪我去采景了。”

————♬现在♪————
 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是梦啊。”骨喰从等候区的椅子上猛的醒来。想到梦里的事情,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,不过……随着长大,他与鲶尾,渐渐地,也没有那么亲近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是什么时候开始,他不再每天来家里问我有没有空陪他出去采景,彻底沦落为,只是见面打个招呼的关系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每次看到他抱着一大堆东西,向我笑笑打个招呼,便一句话不说便急匆匆地小步跑开,是不是……
     
————♪过去♬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鲶尾前辈需要我帮忙提一下吗?”物吉转身对着稍稍落后他一点的鲶尾说道。“不用了,谢谢你,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了。”鲶尾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鲶尾前辈来这里采景是为了参加那个比赛吧。”物吉看着认真作画的鲶尾,一字一句慢慢地说道。“是的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不叫那个人陪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他没空,他开学高三,所以我不能打扰他,物吉,你开学后也差一年就要高考了,好好加油吧。所以,这是最后一次叫你出来陪我采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还以为我对鲶尾前辈来说很重要呢。”物吉打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很重要。”鲶尾看着手中的笔,停下了动作,物吉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物吉对我来说,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。”

————♬过去♪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在比赛的领奖台上,鲶尾站的是最高的那个位置,物吉看着他,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但是,他一直在底下的观众台找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并没有来,他的眼中有一刹那的失望,也只是一刹那而已。过后再也没有什么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也是在那次颁奖结束后,鲶尾告诉物吉,他要出国了,“母亲觉得那样对我的艺术生涯更有一些帮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骨喰怎么办……”物吉小声地问了一句,那我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不知道,我不想打扰他学习……”

————♬现在♪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骨喰……”鲶尾轻轻地叫了一声。“嗯……东西拿好了吗?”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。”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坐在副驾驶座上,鲶尾看着窗外,一盏盏路灯练成了一条光带,亮光在玻璃上晕眩开来。借着玻璃的反光,他研究了一下骨喰现在的长相,似乎比印象中长得更加俊朗了。
  
        虽然中学时,他就收到了很多情书,每天都是,为了不让那些女孩子伤心,他每次都是带到自家楼下扔。数目之多到让鲶尾一个经常撕画的人都咋舌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 “鲶尾。”骨喰倒是先出声了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去美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像你一样,不告而别。不过我去的时间比你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巧,我也要去奥地利了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我们大概没法再次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几句话之间,两个人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没法见面了啊……鲶尾看着窗子,突然有几道水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只是,下雨了而已。也许是心理因素,很快就到了鲶尾家楼下,骨喰看了一眼手表,“那个机场离这里有点远,我先走了。”“嗯……再……不对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鲶尾一直看着那辆车离开,直至再也看不见一点影子,他摸了一把衣服的兜包,感觉不对,又把行李箱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 哦豁,没有自家钥匙。这下真的是被安排的不明不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蹲下来看着夜空,并没有几颗星星,打开手机通讯录,里面除了父母的,就只有骨喰,美术老师和物吉的。父母自然是不在这里,他想了想,最终决定厚脸皮地打电话给物吉。

        是空号。鲶尾笑了,他也并不是感到失望,过了那么多年,换个手机卡自然是正常的事情。所以说,自己可能要去流浪(zhu bin guan)了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,鲶尾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给美术老师发了一条短信。美术老师很快回复了他。“在画室门口那一排盆栽中,从右往左第三个,花盆下面是画室钥匙,里面有一件休息室你可以先在那里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于是按着美术老师的说法,他顺利地进了画室,反正明天也要搭飞机去奥地利了,就在这里过一晚吧……深深的睡意使他很快睡着了。在睡着前,他小声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我还是,很喜欢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如果你认为我存在,我便存在。如果你遗忘我,我便不复存在。在这个世界上,我永远爱你。

 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可爱的结束分割线耶

是咸鱼萌新妄图翻身的第一次发文,哪里有毛病,麻烦小可爱们温柔一点qwq
我会努力的qwq